金洋娱乐网 > 都市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一章 莫婧婷的明悟(七千字的大章)
    这两货……看到消息,楼成低声笑骂了一句,先行回复了老邱:

    “不用跪我,和我没关系啊(摊手),你得跪我师父,武道社的施教练,谁叫他刚好是莫婧婷师父的师父的师弟?”

    他以绕口令的方式幽默地阐述了关系的源头。【无弹窗..】

    没等他退出这个对话框,邱志高便再次发来了消息,用“忽闪着眼睛“的表情道:“她和,她和电视上一样漂亮吗?”

    有的明星在现实里惨不忍睹。

    “我说,你一个三大五粗的汉子用这种表情和弱弱的口吻,不觉得恶心吗?”寝室几人互相损惯了,楼成回了个呕吐的表情,末了才补上一句道,“还好,差不多。”

    莫婧婷正是最灿烂的年华,气血又相当旺盛,还不怎么需要靠外物来修饰。

    “那她真实的性格怎么样?”老邱没在意楼成前面的话语,自顾自追问道。

    楼成想了想,手指飞快按动道:“蛮开朗蛮外向的。”

    当然,也挺有心机挺有手腕的,但这就没必要告诉老邱了,他和莫婧婷根本不会有什么接触,还是让他保持一份美好的念想吧。

    而且背后说人坏话总是不好,又不是男女朋友之间交流没必要做什么保留。
    “和她平时的表现一样啊!”邱志高兴奋地回道。

    楼成没再理他,退出对话框,点开了秦默的消息,“奸笑”道:“俗语有云,见面不如闻名,想象的美好就让它停留在想象里吧,一旦落入现实,会让人失望的。”

    他婉拒了秦默想见莫婧婷的请求,一是礼貌问题,不打招呼就带上秦默是对客人的不尊重,二是不想因此欠心思难测的师侄人情。

    “说人话!你觉得现实的莫婧婷会让我失望?那我问你,她有电视上漂亮吗?眼睛还是那么有特色吗?本人还是那么活泼开朗擅长卖萌吗?”秦默反问了几句。

    “这些倒是挺符合的。”楼成没有昧着良心说话,“但其他方面嘛……”

    “其他方面关我屁事啊?我又不是要娶她当老婆,就yy一下,至于在乎那么多吗?看来我不会失望的!”秦默以“鄙视”的表情回答。

    “禽兽……”楼成竟无言以对。

    你丫不是真的粉丝!

    …………

    夜里九点半,楼成将严喆珂送回宿舍后,边思考着女孩生日那天的安排,边回到了七栋二单元三零二寝室。

    他刚推门进去,就看到邱志高和秦默坐在沙发上,面前是播放着某场武道比赛的电视。

    “没玩游戏?”楼成诧异着随口问了一句。

    秦默顿时堆起了笑容,推了推自己的金丝边眼镜道:“玩累了,肚子饿了,橙子,要不要一起吃个夜宵,我请客,叫烧烤!”

    这个点,学校内部的食堂和店铺都已经关门,但架不住附近有集镇,同学们手上有外卖app,而且松大新校区不是以围墙来隔断内外,采用的是铁栏杆形式,有栏杆就有空隙,就能将餐盒递进来。

    当然,大型餐盒就别想了,曾经有同学嘴馋,点了份几十块的酸菜鱼,餐馆老板也是傻了,直接装一个大塑料盒里了,结果外卖小哥怎么都塞不过栏杆,急得那同学都想就在原地开吃了,菜在外面,人在里面,边吃边唱铁窗泪。

    不过嘛,这件事情的结局很美满,外卖小哥身手不错,提着餐盒,蹭蹭蹭翻过了栏杆,不见一点洒落,它教育了广大同学,学点武功不会错!

    “不用了,这个点吃会影响睡觉的。”楼成婉言谢绝。

    “那好吧,我们自己吃。”邱志高笑眯眯道,“我给你打了热水,你不用再跑一趟了。”

    “你们别这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楼成没有客客气气礼礼貌貌地应对,而是直接就笑骂了一句。

    “这不是想蹭点小师叔的光辉吗?”秦默开了句玩笑。

    “橙子,我要求不高,帮我要几个签名就行。”老邱腆着脸道。

    “行行行,有机会的话。”楼成失笑摇头。

    好歹咱也是个大v了,也没见你们为此讨好我!

    …………

    第二天下午的课程结束时,楼成收到了莫婧婷的短信:

    “小师叔,我在来的校车上了~”

    “好的,我们会到车站接你。”楼成着重强调了“我们”这两个字,并将莫婧婷已经坐上校车的事情发给了珂小珂同学。

    严喆珂“乖巧端坐”道:“我在寝室了,正收拾呢,你到宿舍门口等我。”

    啊?不是在长桥等啊?楼成念头一闪,好笑地回复道:“行!”

    珂珂挺郑重的嘛,还专门回去打理自己……

    呃,她好像曾经说过,女生见女生的时候,比见男生更慎重……

    二十多分钟后,等待于三栋门外的楼成再一次看见了小仙女“降临”。

    严喆珂化了淡妆,穿着以凸出自身斯文秀气的一面为主,当真清丽脱俗,顾盼流辉。

    “傻看什么呢?快走吧。”女孩抿嘴横眸,低嗔了一句。

    楼成收回视线,牵住了她柔软的手掌,嘿嘿笑道:“看小仙女啊~”

    哪怕天天都能见到珂珂,自己刚才也依旧有被震住的感觉,可惜,这种郑重,难得遇上两回!

    “哼!”严喆珂扭头上看,嘴角翘起,没有说话。

    两人一路往前,不知多少视线投来,冬日早暗的傍晚仿佛都染上了一层光彩。

    在车站没等多久,他们便看见莫婧婷走到了校车门口

    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