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零一章黑锅很瓷实
    寒山河现在终于明白,何汉青为什么要邀请自己前来了。【无弹窗..】

    当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何汉青遭遇了刺杀,而刺客居然是白衣雪,偏偏白衣雪,现在名义上可是自己的护卫

    这么算下来,何汉青不找自己又要找谁?

    寒山河长长吸了一口气,苦笑道:“原来何老找我,真意乃是为了这个。”

    何汉青似乎是老眼昏花的眼睛扫了一下寒山河,和声道:“寒大元帅身边,貌似少了一个护卫。”

    寒山河痛快道:“白衣雪的确是当了我三天的护卫。”

    何汉青呵呵一笑:“那,寒大帅何以教我?”

    寒山河苦笑:“若我说,这事情跟我全无关系,何老信是不信?!”

    何汉青道:“常闻寒大帅一言九鼎,言出无悔,老朽本来是不该有疑的,若今次仅止于老朽一人性命,倒也罢了,但老朽身边的那几位义士决计不肯坐视老朽殒命,老朽亦不愿寒了义士之心,所以就妄言一句,请寒大帅拿出来一点能够让人相信的东西!”

    寒山河感觉头痛欲裂。

    他刚才那一句“信是不信”,可说是最后挣扎,就是赌注何老会忌于自己的身份,放过追问,明知对方必然追要证据,却还是想要希图个侥幸,可惜事与愿违,追究仍旧难免!
    “以寒帅的说法,那白衣雪乃是四天前才担任你护卫的?”何汉青道:“敢问寒帅,以白衣雪的身份地位来历,怎么会愿意充当你的护卫?”

    这话直指要害,以白衣雪的剑道修为,地位底蕴,莫说是元帅护卫,就算一国护法、皇室禁军统领这样的要职都不在其眼中,你寒山河这谱是不是太牛了一点呢?!

    寒山河苦笑:“当时他只说是受人所托,来保护我的安全”

    何汉青道:“敢问是受谁所托?”

    “不知。”寒山河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几乎是闭着眼睛说的,心头满满的尽是苦涩。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被人狠狠地摆了一道。

    “连谁派来的你都不知道,寒大元帅就这么放心的将人留在身边。”何汉青呵呵的一笑:“寒大帅的心,倒底是心大呢,还是宽呢?!”

    寒山河一阵苦笑:“我知道此言难以取信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本帅并无其他佐证!”

    何汉青微微一笑,道:“如此看来,寒大帅是真的没有其他话要跟我说了吗?”

    寒山河正色说道:“何老,寒某一生,也不算是碌碌;当真做过的事情,还不至于到敢做不敢认的下作地步。这件事情,寒某的确是毫不知情。”

    “毫不知情呵呵呵”何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这么说,那白衣雪现在去了哪里,寒大帅也是完全不知道的了?”

    寒山河无力地叹了口气。

    现在无论如何解释,都是无济于事了。

    就眼前而论,事实胜于雄辩,这一口硕大的黑锅,已经是无比瓷实地扣在了自己背上!

    看着何老眸子里的森然冷意,寒山河心中只感觉一阵无奈,起身告辞,道:“寒某能够说的就只有这些,何老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寒某这就要告辞了。”

    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