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死的冤枉不?
    天才壹秒記住『÷.aiq.』,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兰无心下一刻才想起来:这是咋回事?他们怎么就打起来了?不就是一言不合么,至于这样吗?为啥就在这里打起来了?这这这,这到底是咋回事?

    他们可不能打啊。

    至少不能在这里打啊!

    随着砰地一声轰然,似乎是两口剑撞在了一起,然后,一声闷哼似乎从某人的胸腔深处透出来,一道血色,豁然突破剑光笼罩,猛然直冲天际。

    下一刻,一道人影踉踉跄跄、浑身打着转地往外退走,每转一圈,周边就更多一圈的鲜血。

    众人骇然看到,却见那人的身躯上,罗列着最少一百多个伤口,每一处伤口犹自在往外喷射着鲜血。

    及至那人踉跄站定之余,一张脸早已惨白如雪,一只手哆哆嗦嗦的伸进怀里,似是想要拿出疗伤药物疗复伤势的时候,却见一道剑光从激战的圈子里面飞了出来,随着嚓的一声,一道血箭从这人的额头激射而出,那血箭之中,混杂着白花花的脑浆,散发着蒸腾的热气,落在天寒地冻的地面上,触目骇然,惊心动魄。

    这人取药的动作就此中断,瞳孔散乱,整个人就此仰天倒了下去,一命呜呼。

    剑光圈中犹在争斗的另外三人同时发出一声咆哮,声音之中尽是悲愤至极的意味。

    然而却再没有任何一人能够冲出来,剑光再度形成了一道完整的光幕,宛如是囚禁他们的困牢!
    不过片刻,又是一声惨叫响起,又是一个四季楼的人咽喉处冲出一道血箭,歪歪斜斜的摔了出来,破麻袋一般摔在地上,身子禁止抽搐一下,就此声息全无。

    原来,唯有必死者才能离开光幕笼罩,离开之刻,就是该死之时!

    一个凄厉的声音响起:“君莫言,你是存心要和我们四季楼不死不休了?”

    话音中满满的威胁意味,然而隐藏于其后的色厉内荏以及求饶意味,却也是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原来这才是天下第一剑客的实力,亲身体验之后才知道剑之巅峰竟是如此之高不可攀,绝颠之巅非是仅凭臆想,仅凭自信,就可能攀登,可是知道这点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竟是性命的代价!

    君莫言的声音冷漠的似乎带着冰渣子:“若是年先生会因为杀了你们这几块材料而来找我玩命,君莫言就认了!”

    这才是自信,天下第一剑客的自信!

    当年凌霄醉屠戮四季楼偌久岁月,年先生明明拥有与凌霄醉同级实力,却一直到最后才亲身放对,便是同级强者之间的忌惮,非至必要,便不会生死相搏,凌霄醉如是,君莫言也如是!

    若是年先生会因为这几个人的生死而找上君莫言,当真就是个笑话!

    “彼此无冤无仇,你为何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凄厉的叫声夹杂着一声惨叫。

    “江湖名声地位,本来便是这么来的,你以为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头,是我自己吹出来的吗?!”君莫言的话,悠悠缓缓,却不是对着正在被自己痛宰的人说的,他说话的对象,乃是在场的所有紫幽帝国官员。

    “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便该当有自己的尊严和风范,若然有人冒犯了自己的尊严,就该杀之!这本就是江湖铁律!”

    “我君莫言身为天下第一剑客,虽然很不喜欢天下第一这四个字在我头上,但这四个字只要在我头上一天,我就要维护一天!”

    “杀到所有人都不敢在我面前出言不逊,这也是件很困难,很不容易完成的事情!”

    君莫言的声音传到兰无心等人耳朵里,所有人尽都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

    “纵使我现在因为种种因由不得不暂时忍下一口气,但这口气总还是要出的,也许是明日,也许是后日。”君莫言的声音带着一股淡漠的笑意,那是一种草菅人命的感觉,似乎在他的剑下,无人不可杀。

 &nb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