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原来是他!
    天才壹秒記住『÷.aiq.』,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上官灵秀面前,那中年人微笑了一下,那是一种万事放下,终于再没有了任何牵挂的解脱笑容。【△.ai q .】

    而他身边的温婉女子,亲昵蔚然中却还更带有几分祝福的意味,伸手指了指上官灵秀,又指了指在旁边的云尊大人,然后,用手紧紧握住了丈夫的手。

    此刻,看着上官灵秀的笑容,竟自流溢着某种奇怪的意味。

    似乎是祝福,似乎是提醒,又似乎是……

    但那中年人摇摇头,宠溺地握紧了妻子的手,似乎是妻子想要说什么,却被丈夫阻止了。那温婉女子的脸上露出来一抹无奈的笑意,又再看了上官灵秀一眼,嘴角一弯。

    随即,男子与女子同时转身,向着东方天唐的方向郑重鞠躬行礼。然后重新站直身体,转身,又再深深地看了上官灵秀一眼,中年男子挥了挥手。

    然后他就携了身边女子的手,抱起了小孩子,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匹骏马,而三人就同时落到了马背上。

    骏马驮着三人,在半云半雾之间扬蹄飞奔,奔着奔着,连人带马,就突然化作了一缕清风,就此消失不见。

    而云扬和上官灵秀面前的那牌位虽然纹丝不动,但那三个包裹着骸骨的包袱,却突然间同一时间瘪了下来。

    手上份量差异明显,上官灵秀登时如梦方醒,急忙打开观视包裹内中的物事。
    全然不出所料,三个骸骨包袱里面竟已然什么都没有了,仅存一团白白的灰烬。

    “那是无敌先祖……”上官灵秀泪眼迷蒙,却带着笑:“他老人家终于心愿达成,放心的离开了,携爱妻爱子共走九泉,幽冥相伴。”

    云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云某今天亦是开了一次眼界,果然是英灵不灭,天地长存!”

    上官灵秀带着泪笑道:“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无敌先祖,果然不愧是我上官将门的前辈,这份风采,这份气度,从未在当今任何一位将军身上看到过。”

    云扬沉沉道:“无敌,就是无敌!”

    他得承认,难怪当年紫幽帝国宁可采取卑劣手段,也要毁掉这位上官无敌将军,那份无敌于天下的神采,当真是……太让人心折!

    似乎是……就算是百万大军之中,只要这个人纵马而出,那他就是万战不败的存在!

    他就是无敌的英雄!

    而这种感觉,早已深深楔刻进敌我双方的所有人心里!

    没有人会认为自己能够在战场上击败这样的强者!

    “盖世神将!”

    云扬给出了自己的评价:“只可惜……”说到一半,他就没有再说下去。

    不管怎样,上官无敌的心愿,终究是达成了!

    之后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免得亵渎了这无敌英灵!

    愿,这位无敌将军,偕爱妻爱子,一路走好,黄泉不寂寞!

    将上官无敌一家三口人的遗骸交给上官灵秀,算是此次紫幽之行诸般事宜全部落幕的一个节点,云扬这会可是真心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会了。

    这段时间以来,尤其最近这几天,真正是将他累得够呛;先是排布筹谋,潜入紫龙城,时刻悬着一颗心,与紫幽高层周旋斗智,及至终于见到老独孤,然后就是连番大战,冲出紫龙城之后,更是以几近透支的状况下,才将月魂江水引流至紫龙城边界。

    此番引流月魂江水虽然看似声势浩大,但云扬自己知道自己事,自己能够引流的,其实就只是很到将整条月魂江的江水全部引过来,打死云扬也是做不到的。

    众人眼中所见的白浪滔天固然真实不虚,然而除却最前端的滔天巨浪,更后边的就只有为数不多的零星水流而已;绝不如紫幽君臣眼中所见的那般声势浩大。

    所谓骇人听闻的无边水势,骨子里全都是云扬以圣水决搞出来的虚张声势,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不外如是!

    若是云扬的圣水诀修为,当真能够引流整个月魂江来此,也就不会出现他说了半个时辰到来,实际上却过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到来的事情。【△.ai q .】

    来晚了,这才是真正原因。

    那时候的云扬,他已经将自身灵力全数用尽,仍旧还是不能成功引流月魂江水至紫龙城边界;最终还是绿绿出了大力气,这才侥幸成功引过来一部分月魂江水!

    而为了引流月魂江水至此,直接将云扬的神魂力量消耗了七七八八!

    可以说,云扬面对紫幽君臣之时居高临下的高姿态,十成十都是在虚张声势,故弄玄虚!

    然而之后的小熊之事,却又再一次损耗了云扬大部分的体力,及至他在外人看上去“从容”离开,化身为水流离去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去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云扬更是几乎就在水流之中昏厥过去,全凭着意志力生生的撑住,这才撑到了远离紫幽众人的视野之外,这才得到余暇静心复原,亦是在那个时候,绿绿告知了小熊之死竟又转机,这才又多了密林之行,为小熊起死回生,重启修途之变故。

    当然,救治小熊之举又令云扬才刚刚回复过来的玄气,再度抽空!

    是以等云扬落在上官灵秀船上的时候,可谓是其一生之中最虚弱最无能为力的时刻,唯一感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