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三十一章 漓江剑法
    秦牧心头怦怦乱跳,从背后拔出杀猪刀,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阵仗。

    沐悲风的气度,无形之中压着他。

    这个老者进村之后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给人以无边的压力。

    与漓江五子的曲师兄交手,他是被逼到极点,不得不出手,而现在眼前的阵仗让他有些发憷。

    “我尿过村口的石像,还怕什么?吴女,镇央宫的魔,我都见过了,那时不怕,现在能怕?沐悲风再强,也不会比神魔更强!”

    秦牧定了定神,慌乱的心情渐渐稳定下来,他看了看四周,眉头微皱,村子不大,众人站在这里,加上他有二十二人,像是一根根木桩,而且每个人站的位置还都不同,身形错落,将小村庄填得满满当当。

    村长躺在担架上,药师站在担架一旁,只有上半身的屠夫矗在木桩上,马爷斜靠木桩,司婆婆提着篮子,哑巴站在铁匠铺门口,聋子手里提着杆毛笔还在滴答着墨汁,瘸子拄着拐杖单腿而立。

    而沐悲风带来的那些人站的位置也各有讲究,每个人的位置都古怪得很,让人很难在村庄里快速移动,更别提战斗了。

    这种场合,对于以气御剑的要求极高!

    倘若以气御剑,需要小心翼翼,免得自己的剑碰到其他人,被其他人影响,要求剑法细腻无比。秦牧修炼的是屠夫的杀猪刀法,战技流派的刀法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就在这里交手?”秦牧问道。
    千秋点头:“就在这里交手!”

    秦牧将杀猪刀插回背后的刀囊,空出双手。

    千秋见到秦牧将杀猪刀放回刀鞘,眼中精光闪动,秦牧宁愿空手,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沐悲风此来之前已经带着他们去查看过峡谷遗迹,从曲师兄被啃得只剩下骨头的尸骨上,沐悲风推算出了秦牧所使用的是刀法。

    秦牧当时从地上捡了一根木棒,以小木棒为刀,敲击曲师兄,在他的尸骨上留下了一个个细小的敲痕,留下敲痕的地方骨头出现细微的裂纹。

    从这里便可以推断出秦牧的刀法精湛,而且,秦牧的脚步移动速度必然也很快,只有腿法精湛,才能不断移动攻击到曲师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沐悲风的本事超群,乃是天底下顶尖的高手,从秦牧留下的痕迹来判断,秦牧用的一定是战技。

    战技流派擅长近身,但是对以气御剑没有多少造诣和建树。

    从那时,沐悲风便定下了杀秦牧的办法,他们这些人在进入村子之后,每个人站着的位置不同,布下漓江水龙阵,故意留下九个阵眼,沐悲风站在龙头位子上。

    而其他人除了千秋之外,都是漓江派最顶尖的高手,为了让漓江水龙阵不能发挥出合击的威力,残老村的村民便需要一个接着一个的堵住阵眼,村长和药师堵住龙眼,瞎子堵住心眼,瘸子、司婆婆、马爷、屠夫站在水龙阵四肢的关节处,铁匠镇住龙身,聋子镇住龙尾。

    那就会制造出像村子目前的情况,每个人站的位置都各不相同,身形错落,让人很难在这里快速移动,很难以气御剑,除非在以气御剑上有着极高的造诣。

    显然,秦牧并非是这样的人。

    而他的弟子千秋正是这样的人。

    他虽然还是灵胎境界的武者,但是在以气御剑上的造诣极高,他元气丝炼得纤细无比,控剑术达到惊人的造诣。他曾经以元气控笔,三十丈外画仕女图,仕女图上的发丝根根分明,纹丝不乱。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