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只为修行
    天才壹秒記住『÷.aiq.』,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国师夫人也来到天坛上,看向前方,秦牧还剑入鞘,而延丰帝则在看着他的背影,这个少妇则在看着他们,露出忧色。

    这场血战很快平息,大雷音寺和道门的和尚道士死的死逃的逃,更多的是死在这里,血染天坛。

    血浆从台阶上泊泊的流下,从第九百九十九阶一直流到第一阶,流到天坛下观礼的各国使节各派各宗首脑的脚下。

    天坛,这个祭天之所,被染得血红。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知谁突然跪下,高呼道。

    哗啦——

    天坛上,天坛下无论官员还是使团,亦或者是各门各派各宗各世家的首脑,纷纷单膝触地,异口同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延丰帝转身,站在最高的台阶前,展开双臂,直面这些臣民的跪拜,过了片刻,他双手虚抬:“起来吧。”

    国师夫人看向延丰帝,延丰帝身后,秦牧与八位天魔教督查使也站在天坛上,并没有跪下。

    “夫君,秦教主锋芒毕露,恐非好事。”她向延康国师低声道。
    延康国师目光瞥了秦牧一眼,摇头道:“对他来说,延康国只是他的历练之地,斩杀太子也仅仅是一场历练。他没有这么多的顾虑,而且皇帝里里外外确实需要依仗他良多。”

    国师夫人惊讶:“历练?”

    延康国师点头:“历练。”

    这次太子作乱,伙同道门、大雷音寺企图谋反,谋害皇帝,夺权篡位,造成的影响和破坏都非同小可。

    在史官的记载中,或许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二月十八,太子玉夏谋反,三月初六,伏诛。”

    就这么简单,个中详情,不为外人道也,这里面的许多故事往往只能见于野史,但多数是以讹传讹,不足为信。

    然而叛乱之后便是血腥的清洗,太子一脉的官员,抄家灭族,来自大雷音寺和道门的和尚道士也被押赴刑场。

    菜市口砍头,从三月初七一直砍到四月初,这才堪堪砍完。

    期间也出了点事故,没有找到太子的头颅。

    太子的头不翼而飞,翻遍天坛四周始终没有找到,延丰帝也没有命人详查。

    然后皇帝传旨,革太子灵玉夏之名,从皇家的族谱宗祠中除名,贬太子生母,已经过世的前皇后娘娘为妃。

    延丰帝又置换官员,从太学院中选拔一些年轻的太学士子提拔上来,又从各军各部挑选能人,补充缺失的官职。

    没过几日,皇帝召二皇子灵玉书从边关回朝述职,又过几日,皇帝感身体微恙,封灵玉书为太子,监国总理朝政。

    “玉书,你总理朝政,第一件事怎么做?”延丰帝召见太子灵玉书,询问道。

    对这个二儿子,他并不看好。灵玉书在他所有的子嗣之中并不算出色,他的所有儿女之中,灵玉书并不是魄力最大的一个,资质也并非是最出众的一个,相反,他还是很欣赏灵玉夏,极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