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三百三十章 一相逢,胜过人间无数
    天才壹秒記住『÷.aiq.』,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城楼上的中年男子面色有些苍白,显然有伤在身,依旧不曾痊愈,这中年男子正是延康国师,他与神一战受了重创,秦牧和小毒王辅元清联手虽然将他的伤势治愈,但毕竟是神祇造成的伤,他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

    蛮狄国也正是趁这个机会入侵延康,庆门关事关重大,延康国师自知延康国经历了两次大的灾劫,元气大损,再加上他与延丰帝都不曾恢复到巅峰状态,延丰帝的伤势比他还要重一些。

    他恐被蛮狄国长驱直入,所以调兵遣将,死守庆门关。

    他甚至不惜亲自来到战场,亲自指挥这场对决。

    村长出剑,一剑平息战场之争,震撼人心,也被他看在眼里。

    其实这已经不算是震撼人心,而是拥有将战场化作血海汪洋的能力,将双方的军马统统震慑。

    战场中的所有人的性命,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这种剑法不能算是剑法,而是高深近道,让延康国师看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剑道的层次。

    村长这一招,施展出的剑光已经无法计算有多少,而最为可怕的是每一道剑光运动的轨迹都不相同,将一个个武者和神通者克制,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战场中数十万大军交战冲锋厮杀,每个人的修为实力都不尽相同,修炼的武学功法神通多少都有些区别,而且战阵变化,瞬息万变,想要同时制住所有人,需要克制他们的一切神通、武学、灵兵、阵法,需要的计算量已经是不可思议的级别。
    做到这种层次的,已经可以称神,剑的神!

    “一剑开皇血汪洋,我见过这种剑法,是在画圣的画上。”

    延康国师凝眸,向龙麒麟看去,秦牧等人站在龙麒麟背上,虽然这些人都很强,但还没有放在他的眼中。

    “我从这幅画中看到了剑法的极致,这两百年来我苦研画中人的剑术,每一次观摩都有新的收获,直到有一天,我看不到任何新的剑法。于是我以为我已经达到了画中人的层次。”

    延康国师回忆那幅画,目光在寻找画中人,只是没有找到,随即他的目光凝聚,落在秦牧的后背上。

    秦牧背着一个药篓子,药篓子里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没有手脚。

    这个老人不像是当年那个画中人,画中人是一位剑神,年纪没有这样苍老,锐气勃发,像是一口剑,刚刚饮血的剑。

    而药篓子的老人却是个残废,风烛残年,烛光随时可能在风中熄灭,哪里有画中的剑神那般意气风发?

    但延康国师可以肯定,这个残疾老人便是当年的剑神!

    因为,他的剑法启蒙,便是得自画中的剑神。

    延康国师身躯微震,长长吐了口浊气,吩咐道:“迎迓!”

    城门开启,城中诸将分列两旁,龙麒麟昂首阔步大腹便便的走入城中,突然,战场中所有的剑光如同潮水般涌动,呼啸向秦牧涌来,钻入他背后的药篓子里。

    药篓子村长探出头来,然后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中年男子,那个号称五百年一出的圣人,号称神下第一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