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三百四十五章那又如何
    秦牧还是第一次见到村长如此无助如此绝望,自己抱着他,他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祈求自己带他回家,回到残老村,回到自我封闭的小世界。【..】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惶恐绝望的老人竟会是那个教导自己教育自己的高人,也没有想到强大如村长这样的存在会被这么轻易击倒。

    村长经常说自己太强大了,然而说出这句话的老人现在一切信念分崩离析,土崩瓦解。

    村长已经被击倒过一次,上一次他被击倒后去了残老村,变成一个心残志残的残废老人,如果没有马爷、药师、哑巴等人前后来到残老村,很难想象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秦牧还记得药师他们都离开村子,村里只剩下村长一人的情形。

    颓废颓唐的村长坐在村口,一动不动,任由风吹雨打,任由黑暗侵袭,任由胡子疯长,就是懒得挪窝。

    他不修边幅,不吃不喝,仿佛任由自己在那里烂掉。

    而刚被击倒时的村长,其颓废颓唐的程度应该比那还要更甚。那时的他是个彻彻底底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万念俱灰,了无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而现在,击倒村长的并非是他自己的失败,而是历代人皇甚至人皇殿的开创者,那位初代人皇的失败!

    初代人皇的绝望,他感同身受,他像是一个受惊中的惶恐的孩子,想要逃回自己的世界里卷缩起来,自己舔着自己身上的伤口,或者干脆就让自己腐烂着死掉。

    没有经历过这种失败,很难体会村长如今的感觉。
    清幽山人在一旁看着,露出怜悯之色,叹息一声。他并不想如此打击这位老人皇,他想打击的是秦牧这个新人皇,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一个厚重结实的教训,让他知道他的一切追求一切责任到头来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笑话,只是一场空,一场梦!

    他没有打击到秦牧,反倒将自己这位老朋友打击得心灰如死。

    他与村长是旧识,早年的时候有过交集。

    当年村长邀请他出山时他也答应了下来,也出山了,可是那又如何?最终他还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了小玉京,他不禁遍体鳞伤,心也是伤痕累累。

    从那之后,他便心灰意冷,一腔的热血蜕去。

    这些年他观看了小玉京的各种记载,对历史了解得越多,知道得越深,他早年的一切念头便都烟消云散。

    秦牧来见他,带着修补神桥令他可以成神的功法,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确心动了,沉寂的血液似乎又热了起来。

    但是随即便冷了。

    那又能如何?

    他就算修补了神桥,再强还能强过当年开辟这里的仙人?

    老人皇就算修补了神桥,那又能如何?还能强过当年创立人皇殿的那位人皇?

    秦牧就算成了神,那又能如何?秦牧还能强过他们天圣教的樵夫圣人?

    “那又如何?”

    清幽山人微微一怔,听到了秦牧的声音,秦牧又重复了一句,对着万念俱灰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