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五百零六章 圣师(狗年大吉!)
    天才壹秒記住『÷.aiq.』,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文元殿,秦牧四下打量,少年祖师的这座文元殿比其他教主的大殿要显得寒酸了一些,想来是因为祖师没有做过教主的缘故,在地位上要比教主低了头。

    不过在秦牧看来,也正是因为少年祖师没有做过天魔教的教主圣师,反而能放下包袱,做出那些教主也不曾做出过的成就。

    少年祖师与延康国师半师半友,延康国师去拜访他时,他主动将大育天魔经让国师观看,又告诉他天圣教的圣人之道的教义总纲,之后亲自写信,将延康国师推荐给道门和大雷音寺。

    延康国师能够有那么大的成就,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

    之后延康国师变法改革,也与他有着莫大的关联,甚至太学院的创办也与少年祖师有着很深的关系。

    他便是太学院的第一个国子大祭酒,延康国师改革变法,也经常去询问他的意见。

    延康国有三大改革派巨头,国师、皇帝,这两大巨头是明面上的,而少年祖师则是隐藏在他们背后的第三大巨头。

    单从功绩上来说,纵观整个圣教的历史,历代教主能够做到少年祖师这等成就的,最多两三人。

    然而少年祖师因为没有做过教主,在酆都并未得到教主的待遇,让秦牧颇为替他不值。

    “你啊,还是难改这种飞扬的性子。”
    少年祖师带着他走入殿中,旁边龙麒麟一身大骨头硬鳞片围绕着他蹭来蹭去,少年祖师的衣裳都被蹭破了,大腿也被蹭得通红。

    他故作不觉,向秦牧道:“现在如何是好?历代教主,快被你打一遍了!他们是好相与的?他们是酆都一霸!今后你老死之后,如何在酆都立足……”

    “祖师……”

    秦牧突然重重的抱住他,声音带着些颤抖,迟迟没有放开他:“我想你了。”

    这个大骷髅想要抹眼泪,却无泪可抹,哽咽道:“我不知道你曾在大墟堵截上苍诸神,后来听芸香说了,护法长老带来你的骨灰,我未能赶得及见你最后一面,我现在来看你了!我一直瞒着龙胖,不敢跟他说,但是瞒不住他了……”

    少年祖师怔了怔,拍了拍他的背,感慨道:“我现在只是换一种活法。你看,我现在有血有肉,在我眼中,你们才是死了,我是不是也该大哭一场?好了,好了,秦教主刚才怒叱列祖列宗,暴打列祖列宗,为何现在又做小儿女姿态……够了龙麒麟,你把我大腿蹭出血了!蹭够了没有?”

    龙麒麟想伸出舌头帮他舔一舔伤,这才想起自己没有舌头,于是恋恋不舍的离他远了一点。过了片刻,又忍不住上来蹭一下。

    少年祖师彻底无语,他与龙麒麟许久不见了,刚见面的时候很是亲昵,还大哭了一场,但是这个龙胖子一直腻着他蹭来蹭去,着实把他蹭得烦了,恨不得将这厮发配得远远的。

    “我这次还打算来见一见石上传经的樵夫圣人,还有开山祖师,还有三圣王。”

    秦牧询问道:“祖师,他们是否也在酆都?”

    “三圣王你是见不到了,魂飞魄散了。”

    少年祖师黯然,道:“他们是战死的,临死前强行将石上传经传给下代教主,保不住自己的魂魄,进不了酆都。我原本以为也会在这里遇到开山祖师,只是不曾见到,樵夫圣人也不在此地。”

    秦牧怔然,除了酆都之外,樵夫圣人与开山祖师还有何处可去?

    樵夫的肉身化作了石像,矗立在小玉京中,依旧望向大墟,他的元神离体,去了他处。开山祖师立教立言,不曾立功,未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