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五百三十一章一劫剑
    桑婳坐起来背过身去,解开衣衫,露出雪白如玉的脖颈下一片血淋漓的伤口,取来一个小玉瓶,挤出伤口中的淤血,为自己上药。

    “那天晚上我对你说了好多话,都不记得了。”她耳根有些泛红。

    其实她那天晚上觉得自己只怕无法逃生,所以对秦牧说了很多傻话,有些话即便是男孩子说也会面红耳赤,而她就大着胆子说了出来,反正秦牧也听不见。

    不料,她活了下来,原本以为此生此世再也不会见到秦牧,那一晚的疯言疯语也成了记忆中的一缕别样情感,没想到竟然还会再次遇到那个黑暗中听她倾诉的黑暗男孩。

    秦牧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强忍着飞上空中把太阳打磨平整的冲动,上前绕到她前方,伸出手来打算帮她敷药,桑婳连忙掩上衣裳:“男女授受不亲……”

    秦牧连忙道:“我是药师,打算帮你上药的。医者父母心,我不会动歪心思的。”

    桑婳想起他刚才说过自己是小有名气的药师,这才放下心来,好奇的看着他为自己上药,果然手法娴熟,疑惑道:“你明明术数造诣很高,怎么还精通医术?”

    秦牧观察她胸部上方的伤口,看得很是仔细:“我学过十多年医术,术数学的时间短一些,只学了三年时间。说起来,我的医术比术数要好许多。”

    “你多久?”桑婳嗔怒道,抬手拢起衣衫。

    秦牧连忙制止她,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衣衫褪到肩头,道:“医者父母心。嗯,你的皮肤很白,肩头也很圆润……别动!”

    他微微皱眉,桑婳的伤口是魔族高手留下的,伤口中带着魔族的神通和魔气,腐蚀血肉和元气。
    这种伤口很难止血,也很难拔出魔气。刚才敷在伤口处的药膏已经变成了黑色,显然是药力被魔气侵染。

    秦牧挤出桑婳伤口处变黑的药膏,嗅了嗅味道,摇了摇头。

    这种药膏并不对症。

    “好疼!这种药膏是拔毒的药膏,涂过之后拔出一些魔毒,然后便要换药。”

    桑婳叫了声疼,又取出几瓶药膏,道:“这样的伤口要敷十多次,才能将毒完全拔出来……你的眼睛老是乱瞄,还是我自己来敷药!”

    秦牧从饕餮袋中取出一些药材,用自己的炼丹方法炼药,道:“魔毒并非是毒,而是你修炼的是神道功法,对方修炼的是魔道功法,元气属性冲突,导致你觉得是毒。你用的药膏也并非是拔毒的药膏,而是一种灵丹的变种,没有炼到最佳的形态,因此呈膏状。这种灵丹只是被魔气污染变黑,用来拔除魔气有些浪费。”

    说话之间,他的手掌心上浮现出一个由元气组成的丹炉,直接在元气中炼丹,逆转水火,调和龙虎,各种炼丹手法变化,看得桑婳眼花缭乱。

    片刻后,秦牧散去元气,十多粒丹药落入手心。

    秦牧碾碎一颗,涂抹在她的伤口上,道:“我在另一个世界是天圣教主,也被人称为天魔教主,对魔道也有所理解。魔由心生,是神是魔,都是心中的相,由心相变成皮相。治疗魔道神通造成的伤口,我还是有些经验的。”

    很快,桑婳只觉伤口处凉凉的,伤口中的魔气被完全拔了出来,而且伤口处由凉转热转痒,那是伤口开始愈合的征兆。

 &nb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