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十年纪念书评活动
    秦牧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心中震撼莫名,他的玉佩,竟然是土伯炼制的!

    这块玉佩应该是秦家的玉佩,他自幼佩戴在身上,怎么会是土伯所炼?

    土伯与他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他真的作恶多端,土伯用玉佩封印他?

    不过,自己那时应该仅仅是个刚刚出世的婴儿啊,如何能作恶?

    而且,自己根本没有这个印象,再说在延康和太皇天,谁人不知秦教主光风霁月,胸怀宽广,何时做过恶?

    “应该是封印松动了。”

    熔岩土伯继续翻看书籍,道:“曾经有几个神魔试图破开封印,虽然未能成功,但封印是有些松动,差点放你出来。没有关系,待会我再加固。”

    他阅览的速度极快,飞速将书上记载的秦牧作恶经过看了一遍,来到最后一页,道:“太皇天不祥之地,秦氏之子凤青以牵魂引扰乱幽都,强夺亡灵四万八千,伤阴差……”

    秦牧老老实实道:“用牵魂引从幽都接引四万八千亡灵是我做的,但打伤阴差不是我干的,是七杀星君尉獠做的,你们要找便找他。”

    熔岩土伯侧头看向阴差老者,询问道:“打伤阴差的,是七杀星君尉獠?”
    那阴差老者是天齐仁圣王的分身,回话道:“生死簿中有七杀星君尉獠的名讳,但七杀星君尉獠已经在两万年前魂飞魄散,从生死簿上除名,不归我们幽都管辖。这次四万八千亡灵逃走,阴差被伤,起因还是秦凤青为七杀星君还魂,将他散乱的魂魄重组。因此打伤阴差这笔账,要记在秦凤青的头上,毕竟他还活着,名字还在生死簿上。”

    熔岩土伯看向秦牧,道:“帐记在你头上,你可心服?”

    秦牧道:“不服!”

    “记他头上。”

    熔岩土伯向阴差老者道:“日后清算。”

    秦牧脸色顿时黑了:“反正都要记我头上,为何还要问我?”不过熔岩土伯说日后清算这个词,则又让他生出了希望。

    日后清算,不是现在清算,说明这次熔岩土伯召见他,的确只是为了询问因果。

    熔岩土伯合上那本厚厚的书,低头看向下方微小的秦牧,道:“你为何要扰乱幽都秩序,召走亡灵?你是否记起了了什么?是否有一些幽都的画面从你脑海中闪现?”

    秦牧茫然,摇了摇头,道:“我被送出……流放出幽都时,应该只有一两个月大小吧?怎么会有幽都的画面闪现?至于不祥之地召唤亡灵,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将自己施展牵魂引的前因后果说了一番,然后便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静静等候发落。

    熔岩土伯的眼眸一直盯着他,突然开口道:“你真的没有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没有回忆起什么?”

    秦牧摇头,笑道:“我能回忆起什么?”

    “没有回忆起什么,那么你是怎么精通幽都语的?”

    熔岩土伯还在盯着他,似乎能够看穿他的一切,语调缓慢道:“精通幽都语,让你开始修炼幽都的功法神通,打开了魔道的神藏门户。你难道不好奇,为何你能够打开魔道的神藏?”

    旁边,阴差老者道:“魔族是出身自幽都的魔神的后代,所以他们可以打开魔道神藏。你为何也能打开魔道神藏,你不好奇此事?”

 &nb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