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洋娱乐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光暗大天尊,生日快乐
    “可!”司婆婆等人异口同声道。

    聋子探手向无妄城深渊中抓去,法力涌出,一道岩浆冲天而起。聋子抓起大笔,以岩浆为墨,以大地为纸,在地上笔走龙蛇作画。

    他的笔,以一头修炼到通神境界的火狼的尾毛为毫,以大墟一处遗迹中得来的神骨为杆,秦牧幼年时经常拿来玩,总是要被聋子打手心。

    这种火狼尾毛可以沐浴烈火而不伤,神骨则可以尽情的释放法力,酣畅淋漓的书写文章!

    聋子一向是温文尔雅,甚至还有些迂腐,虽然有钱时气派非凡,像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游戏人间。但是没钱时穷酸潦倒,蹲在街角卖画连吆喝都不敢发出一声。

    而现在,他握住自己的笔,笔锋突然一下子狂放狂野,整个人也突然一下子变得狂放狂野,有着书生挥斥方遒独有的意气风发,独有的癫狂放纵!

    “聋子,我来助你!”

    屠夫见到他的笔锋,游走的笔触和火焰中熊熊燃烧的画,不由生出一股豪情,挥刀斩平大地,让聋子可以尽情挥洒。

    他以元气为柱,手持元气柱搅动空中的岩浆,让岩浆不至于冻结成石,长声吟道:“笔走龙蛇,词倾河汉,妙年德艺双成!帝庭敷奏,亲擢冠群英。龙首其谁不取,便直饶,勋业峥嵘。”

    “偏他甚,泼天来大,一个好声名!忆曾,瞻拜处,当年天图,今日无妄城。叹白首青衫,又造宾闳。谨贽诗文一卷,仗仙风,吹到蓬瀛!”

    “依归地,熏香摘艳,作个老书生!”注1
    他诗情大发,一首词曲别有一番豪迈的滋味,道尽聋子一生的心路,从天图太子,技业冠群雄,书芳满天下,到国破家亡,穷困潦倒,卖画为生,让人不禁心中既有慷慨激昂,又有老来悲白发的苍怆心境。

    “阿巴!”

    哑巴竖起大拇指,丹田中轰隆一声巨响,有如大日燃烧,身后铁炉像是火山喷涌,熊熊火力向岩浆中灌注而去。

    烈火熊熊,屠夫元气为杵,搅动岩浆,火光照亮他的脸庞和胸膛,烤成红色。

    聋子哈哈大笑,像是饮醉了酒一般,愈发放纵自我,脚步踉踉跄跄,大笔也越发走无定势,像龙像蛇,像凤凰飞,像蜻蜓点水,像乳燕学飞,像老牛耕耘。

    他的身后,元神浮现,与他一起持笔作画,倾注满腔心血,书写波澜壮阔的文章和山河气象。

    旁边,秦牧与霸山祭酒、司婆婆等人都看得呆了。

    他们从前从未想到过,一向严肃着脸老实巴交的聋子,竟然也有如此恣情率性狂放放纵的一面。

    他以岩浆为墨,大地为纸,在不长的时间内便让方圆数十亩大小的地面布满了岩浆火焰,那地面上的画笼罩在火光中,金灿灿的竟然有些刺眼。

    谁能想,一介老书生心中竟有如此酣畅淋漓的豪情?

    聋子画个不听,画出天与地,天留白,地青青,画出风云雷电,画出魏巍山川,画出一尊尊姿态各异没有一个重样的神与魔,画出无尽的大军,肃杀,冲锋,那些宛如钢铁般的筋躯筋肉狰狞,刀剑锋利铮亮。

    他画出了战场,画出无数正在跃起的矫健
网站地图